首页 / 正文

国际禁毒日到来之际,听合肥蜀山缉毒警察讲述真实版“破冰行动”

创建时间:
2019-06-27 12:35:18
编辑:
admin
请用手机观看

6.26国际禁毒日到来之际,听合肥蜀山缉毒警察讲述真实版“破冰行动”

今年至今哪部电视剧最红?答案毫无疑问是有关缉毒的《破冰行动》!抽丝剥茧的剧情、紧张激烈的场面……都让人倍感震撼。该剧以广东缉毒大案为原型,让人们重新认识了缉毒警察这个“刀尖上行走”的职业,他们也说不准,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到,却依旧义无反顾站在危险的最前线。

  正值6.26国际禁毒日到来之际,本报联合合肥市蜀山区政法委、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展开系列禁毒宣传活动,今日起将陆续推出多名来自蜀山公安缉毒警察的故事,听你我的身边人讲述真实版“破冰人生”。

  张海龙 上班首日就追毒贩跑十层楼


  31岁的张海龙是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责任区刑警一队副队长,从警8年时间,侦办过大大小小的涉毒案件几十起。而对于第一次抓捕毒贩的经历,张海龙至今记忆深刻,因为那次抓捕就发生在他上班的第一天,而从警后抓获的第一名犯罪嫌疑人就是毒贩。

  “2011年4月19日,这个日子我不会忘。”张海龙回忆说,那一天自己刚到刑警队报道,对工作还懵懵懂懂,就接到任务,要去抓捕毒贩,“当时没啥感觉,就觉得兴奋,也没考虑过会有危险什么的。”

  那次抓捕行动是在一栋公寓楼第十层,数名嫌疑人在屋内,张海龙跟同事在楼梯口守候等待抓捕,“结果嫌疑人有所警觉,突然门一开,几个人冲出来就跑。”张海龙见状,瞅准一个嫌疑人,独自就追了上去,“公寓楼,楼道长,他就从这头跑到那头,然后往下跑。”就这样张海龙一直从十层追到一层,才将该毒贩按倒在地。

  第一次抓捕有惊无险,不过这么多年与毒贩的斗争中,难免会碰到突发情况,其中有一次就跟《破冰行动》开头警察被围那幕相似,张海龙等3人在控制住一名毒贩后,数十名该毒贩的亲属将他们围在中间,让他们放人,最终支援警力赶到他们才得以脱身。

  张海龙出生于警察世家,他的父母都是监狱警察,相比较来说,工作危险性较低,对于儿子的工作,他们也很支持,“不过平时我在家,和父母也不谈工作,尤其是一些有危险的行动,事后也不会跟他们说起。”张海龙说,虽然自己对禁毒这份工作无怨无悔,但是不希望家人为自己担心。

  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李萌

  李云龙 儿子想看爸爸只能到刑警队


  今年30岁的李云龙是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责任区刑警二队民警,从警7年的他,虽然侦破过很多案件,可涉毒案件是最令他印象深刻的。“每一起涉毒案件,办案难度大,前期侦查复杂,危险性高。”李云龙说,危险的抓捕瞬间自己经历了太多次,而且不仅抓捕时,抓捕后往往人也是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。

  “熬夜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,毒贩抓捕后的48小时内,我们也是属于高度紧张的状态,因为毒贩随时会出现很多过激性的行为。”李云龙回忆,此前他就办理过这样一件涉毒案件,犯罪嫌疑人在审讯期间出现用头去撞墙的过激行为。

  由于李云龙的职业性质,每个星期能回两次家就已经是非常好的了,尤其是办理涉毒案件的时候,很多天都回不了家,“我妻子也是名警察,所以对于我的工作,她也很支持,也默默地帮我把家庭照顾好。”对此李云龙的妻子张迪告诉记者,作为警察,她非常理解和支持丈夫的工作,但是越理解就越知道这个行业的危险,“我现在都不敢给他买好背包了,之前我给他买的包,都被毒贩抓烂完了。”张迪说,每次知道丈夫要去侦办涉毒案件,她就格外担心,因为自己知道这些“亡命之徒”有多么可怕,“看到李云龙身上的抓伤、淤青,我就特别担心。”

  儿子经常问张迪,“爸爸今天回不回‘我们’家”,还是回公安局那个‘家’。”张迪说,自己听到以后还是觉得挺难受,因为丈夫工作的特殊性经常不能回家,即使回家也都是很迟,儿子已经睡觉了,如果儿子想见爸爸,都只能带到刑警队来看一看。

  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刘静文

  凌涛 深夜跟毒贩飙车三个小时


  凌涛是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责任区刑警一队民警,今年30岁,2012年从警,从警后每年都要侦办十余起涉毒案件,被他抓获的涉毒犯罪人员连他自己也记不得有多少了,“在各种类型的刑事案件侦办中,涉毒案件可能是最危险、突发情况最多的。”

  给凌涛留下深刻印象的一次毒贩抓捕行动,发生在2017年某天深夜,当时凌涛和同事得到线索,一对夫妇从外地购买毒品回合肥,于是提前赶到嫌疑人在杏花公园附近所住的小区守候,“一组同事在他们家门口,我们几个则在楼下车里暗中观察。”

  凌晨时分,两名嫌疑人开车回到住处,男子上楼后很快被守候民警抓获,而留在车上的女子则一直保持警惕,车辆没有熄火,“她车不熄火,我们也不能贸然去抓捕。”凌涛说,后来女子可能是感觉到不对劲,直接驾车就跑。

  随后凌涛等人开车追了过去,女子开车先是在老市府广场那里绕圈,然后驶入徽州大道,然后又上了包河大道,最后开到环巢湖大道,“一路上她的车速都很快,基本都是140多,还时不时地原地掉头、逆向,我们跟在后面,险象环生。”

  就这样凌涛等人跟着女毒贩“飙”了三个多小时的车,期间多次将车开到与女毒贩并行劝说她停车,“嫌疑人路上吸毒了,一直很亢奋。”凌涛说,最终女毒贩将车停了下来,“事后了解到,她是个网约车司机,她自己都说,没想到我们开车这么猛,自己开成这样了都没有把我们甩掉。”